一定是话多的人才人际关系好吗?|麦田信箱

麦田你说,朋友的疏远是不是应该自然而然的呢?因为经济情况、性格、爱好、生活习惯,聊天越来越不自在,不就应该慢慢淡出吗?

可是,听说ta(他/她)在说“没工夫去想我们为什么会这样”就是很难过,已经很影响最近的生活了。唉!

越来越觉得自己虚伪,有时为了维持好的形象都会说谎,当我说出谎话的时候,我很慌张,很怕被拆穿。但当别人问一些我想掩盖的事的时候,说谎是我下意识的表现。每当这样我都会痛恨自己的无能,我做不到坦诚面对一切事物,我怕别人看到我不好的一面会对我轻视或评价。我知道这种想法都是不对的,知道和做到的鸿沟我还是无法跨越……

你们的问题(包括其他有着类似困扰的来信者),我放在一起说说吧。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,人际关系的处理就可以算得上是人与人相处的头号难题。

在求助有关人际关系的问题时,我们可能会获得如下答案:“你能行。”“大胆一点,这没什么。”又或者:“不要为了讨好别人而委屈自己。”“做你自己吧!”“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。”进而可能会获得一些具体的方法,诸如“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XX个技巧”“打通人际关系的XX个通道”“人际交往中的XX原则”“人际关系的XX种模式”等。

正如波士顿大学焦虑治疗专家埃伦·亨德里克森(Ellen Hendriksen)在《如何克服社交焦虑》中所表达的那样,在一个人人拼命抓眼球的世界里,“话越多越好”似乎成为了某种人际交往的准则,但与此同时,拥有社交焦虑的人们,在多元文化的世界里敏感而谨慎地活着。社交焦虑已成为新时代的普遍现象,也是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的心理问题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社交媒体的出现放大了社交焦虑,无数的围观和评论,让青少年的社交成长变得尤为艰难——太多的声音让我们变得不知所措,变得迎合或者抵触某种“人设”。在社交媒体的直接或者间接影响下,我们的脑海中无时无刻都充斥着,“人们都会评判我好/坏”“我必须表现得很完美”“我真的很差劲”“为什么他/她不回应我(或者只回复了一个字)”等,通俗点说,就是“内心戏很足”。以至于在很多时刻,我们会以逃避来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。

显然,逃避会获得短暂的解脱,以及更长时间的懊恼、失落、羞愧……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?亨德里克森认为,以上的种种情况,都是可能存在的社交陷阱。而我们所需要去做的,就是逃离这些社交焦虑引发的陷阱。他给出了一些极为切实的方案,比如用行动战胜焦虑:这其中包括塑造真实自我,重复去做直面恐惧,以及列出挑战清单等。而与此同时,需要强调的是,具有社交焦虑并非全部都是不好的,与社交焦虑共生的特质还包括:同理心,倾听能力,以及对自我的高标准,责任心等。

事实上,开朗、外向、自信,又或者受欢迎并非我们能够通向人际交往高手的唯一标准,如果非得说有什么唯一标准的话,那可能是保持真实与善良(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付出和麻烦,并且获得最多的温暖)。

再来说说朋友吧。对于古人而言,“朋”和“友”并不一致,所谓“同门为朋,同志为友”,这两者之中,拥有相同志向的友更为重要。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,“朋”和“友”的区分已经逐渐模糊,但我们仍然可以从上面的话中看出,成为朋友的基础,是“同”。

在人生的不同阶段,我们会遇到一些朋友,也会和另外一些朋友渐行渐远——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物理上的,也可能是精神上的。在几年前,因为某些共同的经历,我与几位校园时期的朋友重逢,关系也随之变得密切,而在更早一些时间,因为物理上的区隔,我们曾经鲜少联系。

本期麦田信箱就回复到这里,如果你有任何疑惑,生活上的,思想上的,欢迎来信~

回信制度:我们会在每周末,刊发大家的来信(可匿名)与我们的回信。每周由编辑部的值班编辑回信,如果你有特别“钟意”的编辑,也可以指定特定的编辑回信唷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